腾讯主要靠邮寄纸质材料维权 反盗版联盟希望建立沟通机制

“2019年了,主要靠邮寄纸质信件给深圳腾讯进行维权?”经济观察报记者听到宋可鑫谈的内容后,忍不住又反问一遍,宋可鑫是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的一名员工,他在处理微信平台上无法提供原创链接侵权事件时,主要靠邮寄纸质版材料来进行维权。

多位反盗版联盟成员也向记者称,微信在线平台投诉要求较高,对于最近两年出现的新型侵权方式,并不适用。所以只能靠邮寄纸质材料来“碰碰运气”。

3月底,一场业内权威的研讨会召开,主题是探讨电商平台侵权问题,除了“京版十五社”反盗版联盟的众多成员,包括人民教育出版社、高等教育出版社、外研社等历史悠久的国字头大社,还有中宣部版权管理局、中宣部印刷发行局、北京市文化执法部门等政府部门人员出席;大型电商平台包括淘宝、京东、拼多多的参会人员都在场。但腾讯没有人来参会。

这不是腾讯第一次缺席类似活动。记者从“京版十五社”反盗版联盟多个成员处获悉,其联盟多次召开反盗版相关研讨,腾讯没有参加过。

4月10日,多位参会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再现了研讨会场景,虽然腾讯并非电商平台,但微信平台上与盗版侵权有关的行为以及由此引发的维权难题,一度让这家社交巨头成为了会议的最主要“吐槽对象”。“吐槽”内容大致是:腾讯平台上侵权增多了,他们却无法像其他平台一样顺畅的投诉。

更让被侵权者无语的是,维权的结果常态是“石沉大海”。

经济观察报记者向腾讯方面询问,当前投诉渠道及当前解决侵权盗版的问题,腾讯方面以“问题有点大”为由,并没有直接回复。但提供了今年春节期间微信保护版权的措施,以及微信平台当前投诉办法。从腾讯提供的内容来看,与反盗版联盟向记者透露的使用方式基本吻合。

微信平台内,涉嫌侵权的主要是微店、微信公众号、小程序与微商。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、律师赵虎对记者分析,微信到底是不是网络交易平台的问题,目前是有争议的,主要观点认为微信是一个社交平台,而不是一个网络交易平台。

因此,《电商法》规定的平台责任,不能覆盖到微信。所以,微信平台内的一些问题,可能并不能直接追责到腾讯身上。“现在一旦遇到举报,一说是腾讯上面的问题,我们就感觉比较头疼,”高教社法律事务与版权管理部迟悦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。

只剩下腾讯

时间回溯到2015年4月,反盗版联盟就试图与腾讯洽谈侵权事宜。当时,人教社等几家大型出版社派人飞去深圳腾讯总部,想和腾讯建立反盗版的沟通机制,但他们却无功而返。

今年国内版权环境的好转以及《电商法》的实施,淘宝等电商平台对侵权盗版打击力度加大,投诉率下降,但是,人教社版权部主任张晓霞告诉记者,腾讯微信平台上与盗版侵权有关的行为却明显增多了。侵权盗版会给出版社带来直接经济损失。

高教社法律实务与版权管理部主任胡继彬说,高教社每年因盗版损失4亿元以上。“在淘宝、京东等其他平台上,基本可以通过在线平台或电子邮件沟通。”宋可鑫告诉记者,“但处理微信平台上的侵权问题时,按照腾讯的投诉规则,他所代理的项目中,大多数只能邮寄纸质版。”

宋可鑫所在的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是,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批准成立的正局级单位,一些权利人委托他们代理维权。

和宋可鑫一样,给腾讯邮寄纸质材料维权的人还有很多。

这与淘宝、京东等其他平台的做法不甚相同。目前,反盗版联盟已经与淘宝、京东、当当、拼多多等都建立畅通的在线侵权投诉机制,在这些平台上,有专门的员工对接侵权投诉,他们能保证在1-2天内删除侵权链接,并对侵权者做出相应处罚。

但腾讯平台似乎是个“例外”。高教社法律实务与版权管理部迟悦多次尝试投诉,目前为止,他投诉成功的只有一次,当时投诉两个公众号文章侵权,结果是公号删除了文章。而邮寄纸质版的维权结果,“基本石沉大海”。

“微信上的侵权内容是反复上线的,我们投诉完之后,同一个问题,同一个链接,同一本书,可能会再次上线,还会存在同样的问题。”一家反盗版联盟出版社法律部副主任说。与其他平台下架及处罚的处理方式相比,公号删除文章链接并不能给侵权方造成太大损害。

前几年,微信平台上的商家比较少,侵权盗版商家也比较少,对于版权拥有者损害较小。但张晓霞发现,2018年之后,微信平台上的侵权盗版内容明显增多了。

她向记者演示,以在微信内搜索“电子课本”+“人教版”为例,手指向上滑屏搜索了1分钟多,还没有搜完。换不同的关键词搜索,还能搜出更多内容,张晓霞告诉记者,这些都是未经授权的盗版内容。此外还有更隐蔽的侵权,无法通过搜索方式搜出来。

“电子课本人教版”出现的盗版内容,按照微信投诉规则,属于可以投诉的范畴。但更多隐蔽的公众账号,使用的方式让版权拥有者无法在线投诉。

比如一个“电子课本”公众号,关注后,最下方显示“在线课本”,点击后就会看到小学6个年级电子课本,选择任一年级,会出现课本全文。这种行为,由于在微信内进行了二次跳转,目前投诉无门,进入不了腾讯的视线,腾讯也因此不会处理这些侵权账号。

“微信这边我们沟通了好多次,他们解释说,处理不了,原因在于链接的服务器、侵权内容不是受微信管控的,所以,他们认为没有能力处理,”上述反盗版联盟出版社法律部副主任说。

在“电子课本”账号内,记者看到其宣传说,目前已有100万+人加入该账号并免费获取资料。一位律师向记者确认,“电子课本”这种方式,的确是通过微信平台,给权利人带来损失。该律师告诉记者,现有法律体系下,“的确很难向腾讯追责”,只能呼吁腾讯作为大公司,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。

腾讯为何例外

对于腾讯平台上日益增多的盗版现象,反盗版联盟感到忧心,但腾讯却并不知情?

张晓霞所在的人教社,是这一届反盗版联盟理事长单位。前几天,她找到一位腾讯法务部的员工聊了聊平台内侵权问题,这个法务竟然第一次知道这件事,并表示这不在他的工作范畴内。

在此之前,人教社法务部的白建清打过腾讯总部电话,甚至曾跑去腾讯北京公司门口堵人,尝试过各种方法,均没有找到能解决问题的人。

反盗版联盟其他出版社也告诉记者,他们这几年间,通过各种途径找到腾讯的人沟通,但至今为止,没有有效的进展。

4年前,几家出版社派去深圳的人没能和腾讯建立有效沟通的机制,4年后,他们试图再次努力,从目前来看,依然遥遥无期。

春节期间,微信删除涉嫌含《流浪地球》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等盗版影片链接、资源或侵权内容公众号文章,并对侵权严重的公众号采取删除昵称、清除自定义菜单或自动回复功能、注销账户等处罚。这些清除自定义菜单和注销账户等处罚方式,正是反盗版联盟期望能通过投诉实现的最好结果。

但人教社版权部邹子凡对此认为,“个人理解,这里面有国家版权局督办的成分,”因为根据他投诉的经验,“正常投诉,只能投诉到文章,无法处理存在侵权内容的自定义菜单或自动回复功能”。

从反盗版联盟多次与腾讯接触结果看,腾讯对于微信平台内存在的侵权盗版问题重视度不算高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赵虎对记者分析,微信平台内的一些问题,可能并不能直接追责到腾讯身上。

赵虎告诉记者,关于微信是不是网络交易平台的问题,目前是有争议的,主要观点认为微信是一个社交平台,而不是一个网络交易平台。因此,《电商法》规定的平台责任,不能覆盖到微信。

微信平台内,涉嫌侵权的主要是微店、微信公众号、小程序与微商。赵虎向记者分析,微店是北京口袋时尚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软件,对于侵权行为,应当由这家公司承担责任。腾讯作为基础的页面接入技术提供者,无法对小程序发布的具体内容施加任何影响,这意味着也不需承担责任。如果是因为微信用户在微信朋友圈或者微信平台上,售卖的产品导致侵犯他人权益的,目前也很难要求微信平台对此承担责任。

微信需要对微信公众号内的侵权行为承担责任。对于这种侵权行为,微信目前已经提供了投诉渠道,这也符合法律对网络平台的要求。尽管这个渠道被反盗版联盟诟病为“繁琐”“苛刻”与“无效”,但法律层面看,腾讯并没有错。“你要说他有毛病,也说不上有毛病,他要求的东西在法律上是合理的,”中国文著协副总干事梁飞这样告诉记者。但他同时认为,腾讯作为一个平台,要求权利人提供证明,不应该跟法院要求的差不多。梁飞觉得,作为一个承担社会责任的大企业,腾讯应该优化投诉处理途径。

一位互联网法院法官提到,他曾与腾讯多次沟通,腾讯给到的说法是,他们不是电商,他们是社交媒体服务的提供者,始终都是这个基调。

张晓霞告诉记者,她之前接触过一些小型非电商平台,发现侵权现象后和对方沟通时,对方的处理方式一般也比腾讯更好。高教社法律实务与版权管理部主任胡继彬直接指明说,平台里态度最不好的可能就是腾讯。

难题升级

持续几年时间,人教社、高教社、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等反盗版联盟成员,一直在腾讯平台内投诉侵权内容,尽管尝试后效果不算好,他们也一直在坚持做这件事。

2019年,他们更需要做好微信上的防盗。张晓霞明显感觉到,近一两年,尤其是2018年以来,微信平台上的侵权盗版现象增多了,她觉得,很有可能是之前淘宝等电商平台上的盗版者转移阵地来到了微信,“之前淘宝上受害严重的品种,现在在微信上同样受害严重,在我理解,盗版者就是换了个平台”。

她并没有明确证据证明这种可能,但她发现的一个事实是,随着淘宝、京东等平台打击盗版力度的加大,其他平台侵权现象少了,微信平台上的,反而多了。

打击盗版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。即使现在反盗版联盟已经和淘宝沟通良好,这也并非一蹴而就的简单事。2012年,他们就开始与淘宝沟通,当时签了被动的协议。直到2018年,协议改为主动,反盗版联盟在淘宝的防盗方式有了更先进的手段。

对于腾讯,反盗版联盟也保有耐心。“作为一个平台,它肯定有一个发展的历程,”张晓霞告诉记者,前几年微信平台上侵权的现象比较少,可能腾讯自己也没有注意,但现在业界反响这么强烈,腾讯应该注意起来了。

此前沟通的受挫,张晓霞也在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她说,可能现在腾讯真的没有针对这种业务的办事人,也可能有这样一个部门,但是联盟没有找对人。这些都不影响她继续尝试,“我们肯定会找到,他们真正能够对此事发表意见的人,和他们管理层的人员去谈。”

对于腾讯而言,这不是一件坏事。律师赵虎告诉记者,微信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,有责任对平台上的用户进行监管,有义务提高相关方面的监管能力。“即便不能对所有的商户、用户尽到详尽的监管,但微信最起码应当让投诉平台能够有效、高效的运作。这不仅是微信在妥善履行自己的义务,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有效途径。”

梁飞也有类似的观点。他理解腾讯作为大平台会遇到海量投诉的难题,但他同时认为,腾讯毕竟是一个领先的互联网公司,如何通过大数据、人工智能方式,从技术上提供一个更有效的反盗版解决机制,是他们应该着手的课题。

3月底那个研讨会,邀请了中宣部版权管理局、中宣部印刷发行局、北京市文化执法部门等政府部门出席。

张晓霞告诉记者,联盟成员希望通过政府监管部门的推动和见证,和腾讯建立一个沟通机制。记者询问她对于腾讯态度的预期,她犹豫了一下说:“他们可能会重视吧,但能重视到什么程度不好说。”(任晓宁)

推荐DIY文章
摩根士丹利拍下华鑫基金股权 将成合资基金最大股东
趣店与昆仑集团签署股票购买协议 将提高资产流动性及使用效率
京鱼出行多地平台瘫痪 已介入调查
微软等组织借助政府2800万英镑 翻新部分伦敦公园为研究所
LGD暂不进入中低端电视市场 8.5代OLED生产线将投产
美图股价继续下挫 出现瓶颈了还没找到新盈利模式